早期摄影
读书笔记 《中国画史论》 二   -[]
Tag:

第二章   唐五代画论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一文,将谢赫的六法论合为一个整体,提高了气韵生动的在绘画中的地位,使能否达到气韵生动,成为了一幅画是否有资格成为画的前提。他将绘画的表现力分为气韵和形似,高明的画是两者合一的“以气韵求其画,则形似在其中也”。低劣的画“形似气韵不生”。

张彦远明确提出形似,骨气,气韵是一体的,公式是:气韵=骨气+形似。骨气+形似来自于笔,笔来自立意,立意来自主体精神。

“夫象物必在于形似,形似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为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故工画者多善书。……若气韵不周,空陈形似,笔力未遒,空善赋彩,谓非妙也。……唯观吴道玄之迹,可谓六法俱全,万象必尽,神人假手,穷极造化也。所以气韵雄壮,几不容于缣素;笔迹磊落,遂恣意于墙壁。其细画又甚稠密,此神异也。……然今之画人,粗善写貌,得其形似,则无其气韵,具其彩色,则失其笔法。岂曰画也?呜呼!今之人斯艺不至也!宋朝顾骏之,常结构高楼,以为画所。每登楼去梯,家人罕见。若时景融朗,然后含毫。天地阴惨,则不操笔。今之画人,笔墨混于尘埃,丹青和其泥滓,徒污绢素,岂日绘画?自古善画者,莫匪衣冠贵胄,逸士高人,振妙一时,传芳千祀,非闯阎鄙贱之所能为也。”

 

张璪 工树木山水。自撰《绘镜》,提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个“造化”不是将自然的造化,而是心的造化,使无情之物,在画家的内心中营造一个模型一个世界,然后以手绘心。

 

我本对绘画借鉴佛学理论非常有兴趣,因此在这方面多看了些资料。“心源”一词是佛教词汇,是指心本体,《菩提心论》“妄心若起,知而不随;妄若息时,心源空寂;万德斯具,妙用无穷。”《止观论》讲“心源一止,法界同寂”。这样的体会我在朝阳寺短暂的禅修过程中切实体会到其中的不可思议:当快速地转苏菲转时,如果一动念头,比如想到最简单的字 “晕”,或者“快”、“慢”时,就会立刻摔倒,紧接着就会有强烈的晕眩,马上忍不住呕吐,感觉生不如死。回到生活中猛然醒悟,后来电影《盗梦空间》里有一句经典的台词,被很多人忽视,好像是这样说的:生活中一个偶然的简单的想法,可能会毁掉你的一生。还有很多好的对白,似乎都是来自于对佛教的解读。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我们的生活空间,这一切都从人的“心”中流出来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目标和理想,这一切休咎祸福都是源自于如水流般千差万别的心,而源头只有一个,即“真心”,这“真心”就是“心源这“真心”即是“心”。这“真心”就是“智慧

张璪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与宗炳的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像。”同出一个理论。

宗炳讲人的心过于执着于物,心被遮蔽而不能认识到真理的终极境界。我们从息心人手,除断一切意识活动的来源,达到心与物接,唯神而已,故虚明之本,始终常住,不可调也。这样就可以臻于含道映物,澄怀味像境界

 

张璪讲“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要用我们的真心去观照事物的本来面目,艺术创造过程的目的就在于归复心源,这就是最弘深的般若智慧,禅宗是通过止息的方法来证得世界的本来面目,张璪用绘画的过程去掘出“心源”之水,走向心灵的自由。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第一次承认艺术在尊重对象的同时,强调了主体内心的真实感受。传统绘画发展到以心为主到心性为主,这是一个重要的转变。

 


  发表于  2010-10-31 14:54:00    引用(0)    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