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摄影
读书笔记 《中国画史论》 一   -[]
Tag:

《中国画史论》张建军 

 

2010-10-3

 

    读此书的目的是弄明白“意//韵”是如何提被出来,及在各朝代的作品中是如何去体现的。

 

    书的一开始就引用《道德经》的话:“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使我有放弃看此类书的想法,“自然”是指要没有人为的因素,为什么我还想去搞清楚想依赖一套人为的方法论呢?继续,或许为了“明明德”,或许为了“照见五蕴皆空”吧。

 

第一章 先秦到六朝画论
    先秦两汉时期没有画论,但是《易经》的观念对整个中国的文化包括绘画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庄子》里有一个解衣般礡的故事,并不完全是作者认为的一个画家要有不怀功利心,宠辱不惊的心态,我觉得是一个画家真自然的境界。

 

    关于图画文献,有文献记载的是铸鼎象物。鼎在商周时期主要是用于祭祀的,传说鼎之最古且最尊贵者为九鼎。《左传·宣公三年》记载了王孙满对九鼎的创设和功能的一段解释:
  
  昔夏之方有德也,远方图物,贡金九牧,铸鼎象物,百物而为之备,使民知神奸。故民入川泽山林,不逢不若。螭魅罔两(
(chī mèi古代传说中山泽的鬼怪妖精),莫能逢之,用能协于上下,以承天休。

    讲通过图像铸与鼎上,“使民知神奸”,这就有了对绘画的功能与价值的认识与阐述。

 

 

    王充是一个有意思的人,也许他是史上第一个否定绘画具有社会价值的人,他认为绘画是低级的,虚无的。
   《论衡别通篇》曰:人好观图画者.图上所画.古之列入也。见列入之而.孰与观其言行?置之空壁形容具存,人不激劝者.不见言行也古贤之遗文.竹帛之所载粲然.岂徒墙壁之画哉空气在厨.金银涂饰,其小无物益于饥,人不顾也.肴膳甘醢.土釜之盛,入者乡()之.古贤文之美善可甘,非徒器中之物也;读观有益.非徒膳食有补也。

 

    顾恺之(公元345——公元406),是史上第一个伟大的画家也是第一个绘画批评家。现存世模本有《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和《列女传图》。
相传,顾恺之画人物时有时甚至几年不点睛,他认为点睛之笔:若长短、刚软、深浅、广狭与点睛之节,上下、大小、浓薄有一毫小失,则神气与之俱变矣。因此,他往往要在情绪,精神状态处于最佳时才点睛
著有《画云台山记》、《论画》、《魏晋胜流画赞》三部专著。 在《画云台山记》中明确提出以形写神的观点,十分注意刻画人物的内心活动与表情动态的一致性及完整性,
其实在汉代《淮南子》一书中对于形神关系早有了一些认识和理解,《淮南子》云:神贵于形也,主张神主形从。顾恺之则将这一形神观继承发展,此后,这也就是对后世影响深远的形神论

 

    晚于顾恺之的宗炳(南朝宋)佛教徒,著有《明佛论》,善山水,著有《画山水序》,开篇就道: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像。圣人指将能揭示对象之本的人,澄怀虚静,忘我的状态,可最大的限度接近。宗炳设定了两目标:1,纯粹理想境界的圣人能含道暎物,直达物的本质;2,在现实中的最高境界澄怀味像,把握物的形象。
他与王充相反,认为绘画比语言文字更直观。夫理绝于中古之上者,可意求于千载之下。旨微于言象之外者,可心取于书策之内。况乎身所盘桓,目所绸缭。以形写形,以色貌色也。
    “
以形写形,以色貌色也其目的在于夫以应目会心为理者,类之成巧,则目亦同应,心亦俱会。应会感神,神超理得。虽复虚求幽岩。城能妙写,亦城尽矣。
    如能应目会心应会感神,那么,就可以表现出来。但是绘画并不是如此简单的可以达到会心感神,最重要的还是:于是闲居理气,拂觞鸣琴,披图幽对,坐究四荒,不违天励之藂,独应无人之野。峰岫峣嶷,云林森眇。圣贤暎于绝代,万趣融其神思。余复何为哉,畅神而已。神之所畅,熟有先焉。
    “
畅神就是与山水之相通,也许这就是绘画的最高境界吧,
然而,宗炳所谓的是指什么?本书没有说明。但他的《明佛论》说:今称一阴一阳,谓阴阳不测之谓神者,盖谓至无为道,阴阳两浑,故曰一阴一阳也。自道而降,便入精神。常有于阴阳之表,非二仪所究,故曰阴阳不测耳。君平之说一生二,谓神明是也。若此二句皆以明无,则以何精神乎?然群生之神,其极虽齐,而随缘迁流,成粗纱之识。
    “
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矣。若资形以造,随形以灭,则以形为本,何妙以言乎?夫精神四达,并流无极,上际于天,下盘于地。
    从这里可以看出宗炳所谓的是由道家和佛教糅为一体的无欲无求的圣人,那么这才才可以畅神

 

    谢赫南齐宫廷画家,著《古画品录序》,提出六法论:
一 气韵生动是也,
二 骨法用笔是也,
三 应物象形是也,
四 随类赋彩是也,
五 经营位置是也,
六 传移模写是也。
   

六法“气韵生动”为核心一经提出,在此后的中国绘画里经久不衰。这六法独立分离,画者就算只擅一技,即为画家。

从顾恺之的“写神”到宗炳的“神”现在的“气韵”都是魏晋风度的表现,也是从对绘画对象到作品本身逐渐的提出高要求的递进过程。

 

 

 

 


  发表于  2010-10-29 00:05:00    引用(0)    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