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摄影
采访   -[]
Tag:

Q:《万物归尘》和《发光体》这两组作品主要是对城市建筑的态度,你对这方面观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J:我可能并不是完全对城市建设有什么态度,主要的还是我自己在观看一座城市时产生的整体感觉。对城市的同情始于我读高中时的一次爬到山顶上看脚下的城市时,就开始有感觉了。


Q:同情?(需要你多说一些,为什么同情,什么景象引起你的同情,之后什么事情引发你在做作品的时候,重拾这种同情?)
J:有人站在高处望山下的城市,觉得城市很漂亮,可是我始终有一种莫名的伤感,后来用Google Earth 看我们的城市,这样的感情更加强烈:广袤无际的自然环境中有一些小点,那是我们生活的大城市,里面有上千万的人口非常可怜地拥挤在那个小点里。我悲伤的是:我们在这里用所谓的理性划分各种区域、等级、规矩。我们每天被各种任务、压力、诱惑牵引活着。在大城市里我们误以为这就是生活,我也同情我自己,不知道生命的本意。

Q:《发光体》这个系列拍摄了多久?对于拍摄对象的选择有依据吗?(比如说城市、建筑物……)
J:持续有一年的时间吧。刚开始计划时就有比较明确的拍摄目标,必须是有标志性的商业建筑、政府机关和媒体中心。


Q:标志性的意思?
J:当地人都熟悉的,在某一个地区特别显眼或者那个建筑本身有特殊意义的。

Q:《发光体》的表达手法(用长时间的曝光)有继承么?比如我们知道的杉本博斯的电影院就是用长时间曝光来表达时间的流逝。而你用长时间曝光希望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J:长时间曝光能够呈现我们肉眼看不到的光的辐射作用,就是把它诱惑、控制、传播的真实目的转换成可视实的际形象。

Q:曝光大概多长时间?是为了让周围的环境也能够清晰再现吗?
J:最短的一张有20分钟吧,最长的是60分钟。小光圈,长时间曝光不仅可以让环境能够清晰再现,重要的是可以让底片清晰的记录下很微弱的光线。

Q:《万物归尘》是在《发光体》之后吗?运用数字影像手段和传统手段对于你来说有什么不同,数字手段带来哪些空间?

J:《万物归尘》是在《发光体》之前。用数字还是用传统手段这都不能成为问题,主要是看要表达什么,哪种方法最适合表达就用哪种方法。而且数字技术并不是今天我们才面临的选择。摄影术发明之后不到20年,就有一幅由30张底片拼贴而成一张照片《两种生活方式》,画面呈现各种不同生活状态来隐喻面对人生的选择。所以重要的是表达什么,不是用什么手段。但是,如果我们把照相机用于记录性质的话,那么就另当别论啦。

 

Q:对生活中的物品也有一种静的观察,《别人的物品》和《一动不动的物品》组照,是出于习作的想法拍摄的还是希望从物件中寻找到一些痕迹或发现一些什么?
J:《别人的物品》中出现的所有物品都是从废墟中和拆迁区里捡到的,把这些东西随即地摆放在那里,然而在它们身上,相互之间,形成了一个需要被说出来的故事。我尝试不去打扰它们,不加入我自己的语言。我从旁协助,一点点。在废墟中发掘,像一个考古学家。《别人的物品》和《一动不动的物品》都是用人们熟视无睹的生活日常用品,因为有不同的组合,会出现不同的抽象意境,也改变了它们原来的属性。同时也是改变或者说解放了自己对事物那些理所当然的思维。

Q:你学什么专业,后来从事什么工作?
J:毕业证书上印的是“平面设计”专业,但是我不会,在学校画的画和拍的照片比设计多得多。毕业后做过的时间不长的平面设计工作,后来做了不到2年的建筑摄影师。

Q:现在的作品和你工作(比如建筑摄影师)的经历有什么“因果”关系?
J:曾经做过建筑摄影师的经历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自然而然要做《万物归尘》,之后在做《万物归尘》的过程中逐渐地对城市化的关注,让我看到了“发光体”的存在。同时也是从废墟中发现了被丢弃的人们熟视无睹的日常生活用品。所以我觉得用“因果关系”来提出这个问题是很恰当的,因此用这个关系来解释我自己在这一个时间点上观察事物产生变化的原因是比较合理的。

 Q:《梦的第二次投胎》是我在连州看到的,是你比较早的作品吧。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个年轻摄影师的作品,里面有许多年轻人的情感符号在。比如让动物出现在夜晚的都市,还有些“勇敢者游戏”的痕迹,而且白孔雀和长颈鹿让照片有一种美丽和单纯的幻觉。当时这个作品是怎么产生的? 想通过这个作品表达你什么初衷?
J:《梦的第二次投胎》是2005年的事了。现在有印象的是当时因为白天的时间都贡献给公司了,只有晚上我才有可能拍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东西。晚上拍什么呢?可能当时我家的猫给了我灵感,它经常做出让我们无法想象的行为,我无法感知有灵性动物的思维。在现实生活中,我是一个口拙的人,但是我很有兴趣利用形象思维追问下去:为什么一只孔雀,不会出现在陋巷呢?又或者一只长颈鹿,为什么不会把头伸进你的窗口呢?


Q:这些素材片的来源?
J:动物都是在动物园拍的,场景都是我家的阳台和我家附近的一些地方。

Q:从这几个系列来看你觉得有什么是延续你的观察和关注的?
J:要说延续的话,就目前来说是通过做作品帮助自己提高了感受事物的敏感度吧。拿《万物归尘》来讲,也许是表现对整个城市有一种大的悲情,而拍《曾经是某人的物品》就有一种物是人非的伤感。


Q:下一步作品的打算?
J:我拍完静物后,马上做3张《新世纪的废墟》,用更微观的视角来看整个城市。接下来我很有兴趣做一些偶发性的作品,完全不要理性思维产生出来的无意识作品,就是没有什么道理的作品。

 a

发光体  北京电视台

b 

一动不动的物品 之一

c

曾经是某人的物品 之  可携带的女人


  发表于  2009-02-11 17:56:01    引用(0)    编辑 

非常精彩!
某姑娘 (http://ryoki.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03-09 12:07:00  [回复]



恭喜啊!
Cherry ()   发表于   2009-02-24 09:52:05  [回复]



我在这月的《中国摄影》上看到了你的发光体,很棒!
mouB ()   发表于   2009-02-18 10:06:27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