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摄影

真实的无常   -[]
Tag:

真实的无常

 

 

文:方敏儿

 

鹏奕的作品以掌控、策划与安排的景致、场景与人物,开发出一片充满离奇景象的领土他不会因建造自己的梦幻王国而逃避现实,这片魔幻的领土反而满载着他在现实世界中的经历与感受。

 

蒋的作品穿梭于真实与梦幻之间,不禁令人联想到「魔幻现实主义」(Magic Realism)这一艺术流派 。「魔幻现实主义」面对“现实”所持的态度,既不是单单去臆造用以回避现实世界——幻想的世界,而是以一种态度,去发现存在于人与人、人与周围环境之间的神秘关系[1]。「魔幻现实主义」作家并不抄录现实(如同现实主义作家一样),或者违背现实(如同超现实主义作家),而是捕捉闪现当下现实事物之中的神秘之处。[2] 流派形成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从欧洲传入拉丁美洲后成为一个显著的文学流派 。恰巧地,中国那多元深厚的文化背景与自然景观,尤其在一直传颂着的神话传说中 ,亦有不少与此流派精神同出一辙的文学作品,比如《西游记》和《聊齌志异》便是实例。

 

这篇文章主要以三个大标题穿插于蒋奕的作品中,希望以不同的观点去探索他那介于现实与魔幻之间的世界。

 

 

情感/过去

 

蒋鹏奕的作品中有一个系列是与“过去”相关的内容。他选择一个可以完全控制的场景去表达对过去的缅怀。

 

在《曾经是某人的物品》中,蒋鹏奕将那些被人扔弃的家常用品捡回来,犹如赋予它们新“生命”般,通过布局让它们重现,去点燃令人缅怀的回忆。此系列中的作品《记忆所恢复的迷宫》所指的迷宫是蒋氏在童年时常玩的游戏,而相片中被捡回来的物品包括只剩下顶部的鸟笼、玩具飞机、毛线、旧童鞋等等,通过画面构图,带给我们回忆过去的一个新的开端,但再仔细看画面的一角,一只残旧小鞋子和一盆己全掉落叶子的盆栽被编排的位置与对象所寄寓的意义,却埋下了与上述形态截然不同的伏线。

 

而此伏线在同系列中的《钗头凤》中更为明显。《钗头凤》亦为中国古诗词的词牌,反映出作品的背景与中国古代文化关系。再看作品中利用的素材,如中式扇和瓷花瓶,加上它们在桌上并被刻意摆放的模样,是常出现于不少传统的中国画构图内,而非现实当中。这不但跟中国绘画中那偏重于“诗”的想象性[3],有异曲同工之妙用值得注意的是,画面中那些中式扇与瓷瓶,与艺术家童年时家里拥有过的一样,但在作品中却被艺术家故意烧烂或弄毁。与中国古代文化的关联且盛载艺术家的童年记忆的物品,将之烧毁的摧毁性的表达形式……,作者于其中表达的消极主义实在值得令人沉思。

 

 

素材/空间

 

蒋鹏奕在十多岁时离开家乡踏入城市,当中的巨大环境差距,令他有很深刻的体会。他曾从事拍摄城市景观的工作,所以不难发现城市景观 高楼大厦是他作品中不可缺少的素材。 他的早期作品《万物归尘》中所有的巨型建筑物都成了废堆中的废物,曾经高高在上的大楼变成渺小而脆弱,并如废物一样被搁在一旁。透过这作品,他似是尝试驾驭这些在高速发展下形成的巨型现代化象征物,“万物归尘”这名字更导出了蒋氏看破这些物质的表像。

 

在他最新的系列《不被注册的城市》中,蒋氏仍然是以城市里常见的庞然巨物 高楼大厦、城市街道和车辆,以此作为象征符号,去表达这些在现代城市里急速发展而产生的素材,再用数码技术加工将它们缩小,摆放在一个迁拆的废墟当中。与《万物归尘》不同的是,在蒋氏的摆弄下,各种城市景观影像被计算机技术缩小,它们于废墟中骤然成为一个看似弱不禁风但仍然活跃的“城市”空间,悄悄地延续着他们似是短暂而脆弱的生命轮回。

 

 

 

自我/人生

 

二零一零年以前蒋鹏奕选择在现实中寻找各种素材再以完全可掌控的方式去拍摄他心目中的画面,无论他利用的是巨大的高楼大厦、日常用品或者是含有中国文化意境的东西,归根究底,都是希望拍出心里幻想而不真实的画面,从而让观者去探究他内心的“真实”世界。

 

如细看蒋鹏奕的作品,会发现人类的存在,但渺小到用肉眼很难看得见,在蒋氏的刻意安排下,人类隐藏在一个自制的废墟内。周遭的环境与事物是脆弱和稍纵即逝,从蒋氏的作品反映出其自身的危机感。

 

蒋鹏奕曾利用城市观景——这种高度人为的风景,体现自己的反思但在最新的两个系列《白色药丸》与《如是雨水》中,他回归到更贴近大自然的 “雪”与“水”——这种不容易量化且不能完全掌控的元素中。

 

《白色药丸》的主要素材为大自然在白天的白雪,这与他过往在废墟中的暗沉及高楼大厦的耀眼有着鲜明的对比。而“药丸”一般是用来医治某些病痛的,蒋似乎暗喻这系列作品与“治疗”的关联。

 

我们仔细看其中的多个画面,均出现很多没有面目与明显外形特征的雪人,渺小的雪人都被安排集结在一起,面对着大自然。 作品《白色药丸之六》中,看到一堆雪人已被强风所侵蚀,变得面目全非且在逐渐消失,如一个白色废墟,最后慢慢地回归到自然万物之中。令人联想到蒋的另一作品之主题《万物归尘》,生命在大自然中显得额外渺小,最终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体现出蒋鹏奕对生命无常的参悟,对物质表象的穿越。白色药丸》的名字更令人联想到这或许是一颗能洗涤灵魂的心灵之药。

 

另一系列作品《如是雨水》里所拍下的每个画面也都是一瞬即逝的,不同在于这些作品都是以全黑色作为背景,看不到这主体“雨水”所存在的空间有多阔多高多深,究竟是在城市里、在家的窗外还是星空之中呢?这反而令人有更多瑕想,引发出更多的深思。 各个画面均纪录着水的各种动态,比《白色药丸》中的雪消失得更快,它只有拍摄的那一刻才曾经存在过,一去而绝对不复返,令人念及某诗句“死亡就像是水融入水中”,此处更突显出摄影、“死亡”与我们的关系

 

两个系列都是纪录短暂的一刻,都是利用大自然中最百变多端的物质“水“,分别以不同形态出现在在白天与黑暗之中 ,表达出他对世事常无常的观念诠释。

 

通过情感/过去、素材/空间、自我/人生这三个角度去分析蒋鹏奕如梦一般的魔幻画面,从而揭示他在人生经验中的点滴。他没有选择脱离现实的演译方式,他所展现的是现实世界与梦幻世界之间的神秘拉锯战。 当人们在现今的社会中处处见到离奇吊诡的事情,观众再看蒋鹏奕眼下的“真实世界”,在他的魔幻领土中无不表现出比现实世界中所能看到的更真实的一面。

 

                                来自《中国摄影》2011-6



[1] 陳黎明,魔幻現實主義與新時期中國小說(河北大學出版社,2008p. 12)

[2] 陳黎明,魔幻現實主義與新時期中國小說(河北大學出版社,2008p. 12)

[3]  孔新苗,張萍,中西美術比較 山東畫報出版社,2004p. 42-43)

阅读全文      发表于2011-06-20  20:40:00    编辑    评论(0)    引用(0)